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我流闪3结局」Abyss(4)

全文地址

 

4

"呵呵。。。"剥夺了举国之力、融合七座骑神之核,以超越神的姿态重临于世的帝国宰相低笑着,举手之间抵挡住蓝光爆绽的锋刃,"不过是蝼蚁的挣扎。库洛.安布斯特,不止一次丢盔弃甲的你,难道还抱有可笑的妄想吗?"

"可笑?变成这种不人不鬼的样子、干过这些混蛋的事情的人,还真能说!"青年的声音自苍蓝的骑神内响起,"别的姑且不提,那家伙,可是你的亲儿子!"

"那又如何?"奥斯本冷笑一声,身后的红光震颤,大片火光与赤红的闪电沿着手臂迸发,毒蛇般刺向下方对峙的奥尔迪涅,"那是他自出生以来注定的路途。接受也好,怨恨也好,懊悔也好,从来没有选择的余地。而你,无论让那段时间重复多少次,构筑出多少平行世界,也无法改变最终的结局。事到如今还不明白吗?你,还有底下那些残存的蝼蚁们,一开始就是没有胜算的!"

究极的力量压迫下,加持在奥尔迪涅之上的魔女之力有了些微衰微的迹象。然,不及对局面造成任何影响,新的魔力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融合在艾玛的杖尖集成光束,冲霄而上!

"嘿嘿嘿,没有胜算?是吗?"苍蓝的骑士像一个旋身,修长的剑身划出圆弧,刹那地爆发出击破电流屏障的力量!千分之一秒之后,旋至身后的剑刃恰到好处地接受到同伴传达之力,回旋、切裂!

"这样——"破势的刹那,奥尔迪涅高高跃起,手中之剑如破空之矛,流星般急坠——"如何啊!"

"哼。"直面重击的奥斯本却没有丝毫动摇的样子,冷冷地注视着自以为势在必得的仅存启动者。

而与此同时,急坠的剑尖在即将扎落的刹那猛地一颤,连带奥尔迪涅的身体都被急急顿住!驾驶舱内的库洛脸色剧变,连向下方的同伴们开口提醒的机会都没有,眼睁睁地在半空失去了行动能力。他所没能阻止的、事态的结局,即将到来。

比魔胎诞成更为癫狂的力量洪流喷薄,无尽的漩涡如约而至,在这片古老的黑暗大陆凭空升腾。魔城之下,无底深渊的底部,"门"被打开了。

小小的魔力屏障被轻易撕裂,残留的生命火光如飓风中的烛火,连飘摇都来不及就熄灭了。

本来,该这样的。一秒之后,所有的事情都会发生,没有挽回的余地。在奥尔迪涅身形顿住的瞬间,托娃清楚地知道。这已经是重复数次、命运之线所导向的无解的结局了。来不及了。无论重来多少次,通往多少的平行世界,都只是无尽的循环而已。但、但是,如果,这一次的话,"他"决定了的话。。。

蓦然之间少女抬头。过往的许许多多一一在眼前划过。她去过好多地方,不同的时空,不同的维度,才选择相信的东西,一定,可以的吧。

象征着生命与希望的碧绿色泽迸发出来,托娃的身体浮起、绽裂、汇聚成刺目的光点,以光的速度瞬息升空!而此时,洞开的"门"里面,万千流星般的白色光团逆流而出,循着那一点光缓缓升空。古老的契约生效,少女抹杀自身的存在,以性命和灵魂为代价,化为了指引"理"世界万千灵魂的恒星。

她的余辉温暖透明,形成坚不可摧之盾降下,牢牢护佑着仅存的同伴们。

"一个修复了骑神,一个阻挡了"门"开的爆流。"奥斯本颇有兴致地念到,"你身边的人都不会有好结果的,库洛.安布斯特啊。"

"。。。闭嘴!"支撑着聚起魔力,奥尔迪涅重新摆出战斗的架势。如果在这里动摇的话,怎么对得起!

"没用的。"宰相愉悦地说,"'理'之门已经打开,那个沉浸在睡梦中的所谓空之女神在我面前如同婴孩般脆弱。是时候夺回这个世界了。原本只是爱德丝梦境的这片塞姆利亚大陆,未免太过可笑了。而你们,只是梦境里一个虚无缥缈的倒影的你们,很快也会灰飞烟灭的吧。所以——"

"死吧!"

属于已逝少年的清亮音线冷冷传来。



TBC

评论
热度(10)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