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伊苏+轨迹同人】Abyss番外

阅读注意事项:
是个正儿八经的正剧
#本文务必在通关伊苏8+接受Abyss前文设定的前提下阅读#
前文全文地址



“听见了吗?”

“抑或看到?”



“………梦见过。”

大地像是被切割开来,硬生生挖去一块,于是海水乘虚而入,无穷无尽。

白裙的少女悬浮在那奇异的地貌上方,静静地俯视着源源不断倒灌而下之水的尽头——始生代大洞。

她身后黑袍的同伴同样沉默片刻,视线落到远处海天相交的地方:“竟然就这样离去了,结束了,毫发无损。真是不可思议。”

“的确是那样呢。回想起来的话,短短的时间内经历过的冒险,就像是奇迹那样。没有比亚特鲁他们更可靠的同伴了。”

“然后,一切尘埃落定。虽然有些意外,但最后的选择的确符合你的风格。”纱莱说,又轻笑起来,“说起来兜兜转转,没想到最后又能够追随你的左右了——巫女大人,不,进化女神大人。”

“真是的,都隔了这么久了纱莱酱还是老样子。”达娜转身嗔道,噗嗤地笑着,海风挽起水蓝的长发,“明明平时都不用这么严肃的。我们……还是跟很久很久以前那样相处就好啦。”

“你呀……还说,一点变化都没有。”无奈地摇摇头,纱莱的表情突然黯淡几分,“不过也对,几万年的沉睡,也不过一刹那的事。”

“不哦。”半空中,达娜向纱莱的位置靠近,“不管再过多久、世界毁灭又重生多少次,我都不会为所作的事、所遇到的经历后悔。所以——”她将纱莱紧紧拥住,抬手抚过她的脸颊,“纱莱酱不可以露出这样的表情喔。

“你——”纱莱睁大眼,露出笑意,“真是受不了你。不过这样感觉也不错,这样的结局,竟是我从来都没意料到的。实在是再神奇不过,也或许就是命运的安排吧。”

“命运……嘛?”达娜转身,又看向脚下漆黑、深远得仿若无底的大洞,“是被安排好的东西?抑或是巧合的碰撞?如果不管重来多少次,都会得到相同的结果,那命运岂非是一种令人绝望的事物?牵引伦巴底号来此的,到底是事理的纠缠、还是命运的牵引?”

“这……是俄刻阿诺斯的缘故吧?”

“在回想起万年的梦中所见之前,我以为的确如此。但古往今来漂流往来,每一个到达这里的生灵,消亡抑或存活,在碰撞的火花之中,唯独在这个时间点上,带来了超脱命运之外、不为之所阻的那把利剑。”

“你是说——?”

“这个世界的真相、真正的历史——”达娜侧过头,吐了吐舌头,“成为进化互导者这么久的纱莱一定知道是不是?讲给初来乍到的我听听嘛。”

“真是、真会转移话题,”纱莱点点她的鼻尖,“拿你没办法。那么,从哪里开始好呢——”



“在这片天空之上,连通着另一个世界的海洋,你是知道的吧?”

“那是——”

“在最初的时候,两个世界是同一个空间,拥有同一片天空与大海。数不清的生物自海洋之中孕育而出,在大地之上建立起他们的文明。那是现在都可以称之为奇迹的、存在在幻想之中的景象——不具备任何特殊能力的人们,依靠着神的庇佑将城池升入空之。那里没有痛苦、没有纷争,所有人都无忧无虑地生活着。但那样的世界,那个曾被称为塞姆利亚的大陆,在某一天崩坏了。海水逆流、城市坠毁、文明沉没,世界也由此分为了不完整的两个。”

“……”

“神抛弃了原本的塞姆利亚大陆,魔力因子纷纷流失。而大部分的神迹、魔法生物,也随之分割到了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甚至连维系一个世界的时间长河,据说都因此受到了影响。”

“跟原本,已经完全不同了呀。”

”没错。如果说我们这个世界的根源,来自与大地女神之梦的话,可以理解为,在一开始的海神之梦崩坏、真神陨落之后,大地与天空的女神各自做起了不同的梦。来源不同的世界,虽然来自同一副残骸,却有了本质上的区别。”

“但是……”

“嗯?”

“我的确,梦见了。也终于弄明白了。”

“……达娜?“

“我跟你讲哦,纱莱酱。”达娜沉静地说,再回望过来的眼神深远而璀璨,“在我过去的长长的梦境里面,见到了另一个女神,以及一个无比悠长、悲伤的,往复不断的梦境。”



“但幸好呀,那个梦境的悲怆,在我回想起来的这个时候,也马上、就要结束了。”少女念道。她单手平伸,纯白的长袖飞扬,修长的手指在空中虚虚一拢——

“这、这是——!!”纱莱下意识后退,不可思议地睁大眼——视线中以达娜的手指、抑或另一处为源头,牵引出一根仿若渗血的红色丝线——而往下,在那根线的另一端,不知是源头或尽头的地方,延伸出更多、更乱的密密麻麻的血红丝线,向着四面八方、通着整个世界。而那个地方,霍然就是她们脚下的始生代大洞!

“这就是命运啊。”达娜叹息。

她手中属于自己的命运之线跳跃缠绕,已经是尽在股掌之间。而更多的线,却是无数生灵终其一生都无法看到的东西。

“所以、也就是说,这下面……?”纱莱死死盯着延伸出无数丝线的地方,后背发紧。

“那个位于上方的世界的出口与入口,的确是这里没有错。”达娜讲,“大海是万物的根源,海神是最初的一和全。位于两个世界的最底层,海的深渊,即是跨越女神梦境的、这两个同源世界唯一的连接点。这连神之梦都能洞穿的理之力,没想到也可以扩散到周围,超越时空、沟通了我和亚特鲁的梦境。而你看——”

顺着达娜手指的方向,不远的地方,旋转翻飞着银白的单线。

“也因为那样的东西存在,连神都能够唤醒的奇迹才会发生啊。”达娜抬手间,自身的命运之线与那银线短短接触,飞快滑开——下一秒,那独特的丝线飘动着,倏忽不见。

“不见了?可是,命运的根源,不是正在我们脚下吗?”

“……逃离命运之人。”达娜垂下头,低声念道,看着自己掌心的丝线,无论如何也逃离不了同一个彼端,“世界运转,一尘不变。我们的世界在滑往既定的方向,而另一个世界,女神做着周而复始的噩梦,永远到不了尽头。那是因为啊——最初那位纺织命运的神,已经不在了。”

“原来这些丝线,是由神纺织的啊——不,该说是果然如此。这么说来,就是那位已经消亡的海神了?”

“没错。海洋纺织命运,大地牵引命运,而所有的因果,都将由天空之剑斩断。这就是世界之初运行的'理'。而如今,推动着世界上万物的存在、指引着明天的'命运',在海洋陨落、大地沉睡之后,被从空之女神身上汲取而出的血液染成了猩红。不可迁导、无法改变,连空之女神无数次衰弱身亡的结局也早已注定——在银白之线出现的前夕。”

“不遵循常理、不受控制,可以抵挡任何地方啊。”

“所以才连这座岛都突破了呀。这个残破的世界的命运,已经无数次在他冒险的步伐下产生了改变。所有细小的牵引变化堆积起来,终于、连另一个世界的轨迹都为之影响——”

视线的尽头,海水翻涌起来——

就跟世界毁灭的征兆一样,但又不同地,更为激烈却激昂万倍,突如其来的新生瞬间侵占了整个时空!最深最深的蓝无尽地释放开来,滔天的海瀑逆流而上,亿万的激流浪花破碎,撕裂了数量更多的血红丝线——纷扬的红光铺天盖地时,连天穹都裂开一个又一个的空洞,将火一样红的碎屑从整个世界的各个角落不断吸附上去。大海震颤,像要被连根拔起!

这厮杀似的末日景象,却在某一刻倏忽静止。自然万物刹那寂静,像是敬畏般在顶礼膜拜——无数滴水珠散去,斩碎命运的太刀与双刃剑嗡嗡鸣动,落回各自主人的手中——天空与海洋的双神比肩而立,转头默契地对视。

“来得太慢啦——或者说,好久不见?”达娜笑嘻嘻地朝他们招手。

里恩有些惊讶地看向她,然后笑道:“初次见面?也不对的样子……不过也算是第一次见到你在这个世界的原貌啦。”

“哟,托瓦!又见面了。”库洛扬手道。

从突变中缓缓回神,纱莱错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们……就是……?”

“我跟你讲哦,纱莱酱!”达娜开心地笑着,“我呀,在那一万年里做了个好长的梦——”



“梦的结尾,再好不过啦。”



End

评论
热度(14)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