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ff15同人】他的猫

#阅读前的注意事项# 毒脑洞,被官方虐到后的怒怼。设定丧病,触雷请随意吐槽。好几处重要伏笔,能够接受设定的话建议二次阅读,比较易于理解。结尾处请配合游戏本体的结局CG食用。以上。








序幕

Noctis犹自记得第一次见到的Lunafreya的样子。

女孩的倒影静静地映射在少年蓝灰色的瞳孔中,是一张表情过于温柔而近乎易碎的面孔。那扑面而来的感情陌生而令人怀念,弄得Noctis也有些难过。

那天的女孩,脸上是否出现过泪痕?神智的沉浮中,Noctis模模糊糊地想。又感到些自嘲。明明那是第一次见面才对。是发生太多事之后,连有关Luna的记忆都开始变模糊了吧。在这水晶里面的世界,待了多久了?

零零碎碎的无数画面包裹侵蚀着他的精神,许多是久远到失真的记忆,甚至不少不曾属于他的经历,如同接踵而至的奇诡梦境。他时而察觉到自身的存在,时而质疑思维、意识的真伪。

Noctis看到眼前的Luna俯下身拥住矮上一头的自己,指尖轻轻地摩挲着自己脑后的发丝。那干净白皙的手指竟微微发颤,是欣喜?抑或悲怮?为什么跟如获至宝一样,又那么难过?

跟旁观者一样注视着一切,Noctis想着。又好像听到了女孩的话语。

“每一代神巫,都继承了一段同样的灵魂。那是文明起源之初,开创者的一部分,代代相传。”最后的神巫淡淡地述说着,“诸神最初的契约与最终的启示,Lucis王家的传承与宿命,都是因此而起,也终将为此终结。”

“过去的时间,实在太长太长了。也终于,能够与你再会……”

画面分崩离析。女孩张合的唇瓣被揉碎,连同少年少女初遇的场景一起化为成千上万的碎片。

Noctis大叫一声,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地,跌入了更深的梦境之中去。无数的画面呼啸而过,全都又转瞬不见。深渊般的黑暗之中,他好像在狂奔,在逃命,在追逐,向着未知又思念着的记忆的最深处。

下一刻腾空而起——

旷古的风吹拂他身上的每一片羽毛,他极尽地舒展着四肢——震天的兽吼响彻峡谷,又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他的名字。欣喜到炽烈的情感在他心中涌动,他奔向了那个声音——比起他而言极小的,有着少年面庞的人类。

P、Prompto? !

记忆之外,属于Noctis的思维一阵诧异。

这是太古时代的景象,最初的Lucis与圣兽缔结神约、从而带领人类建立文明的时代。他是……

“Tonico!Tonico!”他因为这呼唤而雀跃,撑起前爪扇动起背部短小的羽翼。这神似古代chocobo、却又完全是不同物种的大兽亲昵地奔跑在人类少年的身后,动作跟只大猫似的。他好奇地转过柔韧得跟液体一样的身体,打量着尾巴上叮铃作响的东西,是那个小人刚给弄上的。

“好乖好乖~”小人类一下下地摸着他敏感的尾部,“我的这个铃铛送给你,以后就是你的东西啦。那……”

那……?

声音和画面突然开始失真、消散,就像沉入水底一样中断。Noctis如坠梦中的思维也跟着迟缓起来。唯一不变的,却是那系在尾巴上的银铃,在Noctis的眼前绽开、破裂,又一下子凝聚成了一个熟悉的模样。神巫逆矛。

随后开始下坠。连同他的思维一起。

浸入了完全的黑暗之中。





第一幕

“啊啊,Nocto又走掉了。”Ardyn王子一如既往地抱怨着老生常谈的事情。

跟往常一样,遭到了旅行同伴玩笑式的奚落。

“根本不是养不熟呀,我跟他熟得不得了的。每天都例行亲亲抱抱!”顶着一脸猫抓痕的王子大言不惭地叉腰。






“啊!小家伙在这儿!哎哟可想死我了……”

“来亲个宝贝儿~哎哟喂哟!”

“啊尾巴毛真软,屁屁给摸吗……”

“……啊!!”

“哎,这里面可是那个科斯达马克塔喂,Nocto你是怎么跑进去的?嘛,怎样都好啦。”

“不过算我求你别跷家了可以不……呜呜呜呜呜至少别丢下我一个人呀。”

“银色的铃铛?哦~?是Nocto在塔里捡到的?真乖~”

“来~我帮你系到尾巴上喔。”

“屁屁给摸吗……”

“嗷!!!”





“那么,亲爱的Nocto~我们继续一起踏上旅途吧!”







第二幕

“……没错,根本就不是遗传病。这件事,目前还是保密为妙。”

“扩散得越来越快了。照这样下去,虽然不知道能支撑多久——几年,还是上百上千年过后,这个星球终将……”

“我想拯救他们。”

“哪怕唤回一个人也好。每一个个体,对于他们自己,都是无可取代地在乎着的。”






触目是推搡的人群,拥挤嘈杂,不堪。

焦臭味,粘稠,作呕,一闭眼全都是黑红色生命的体液。

Ardyn大口地吐着粗气,粗暴推开一个又一个面前的障碍物。人,人,人,全都是在吵嚷着的人类。

他的猫到哪里去了?

“怪物!都是这个引来祸根的怪物!”“杀了它!”“快用火处理掉!”“看,好恶心,长着角呢。”“什么玩意儿……黑糊糊的一大堆。”“好痛……我好痛啊!快,快把它刺死啊!还等什么!”






金色的双瞳之中,倒映的全部是漫天的大火。但他那被侵蚀、被异化的猫还没有死去。

Nocto涨大了数倍的身影在火光中扭曲得不成样子,不断尖声惨叫着,异化得再也掩藏不住的身体冒着使骸受伤的黑烟。

它终于注意到了跪在大火前方的Ardyn,挣扎着想要扑过去,像往常一样能够稍微好受一点。很痛。实在是太痛了。痛得它难得地想要亲近这个烦人的家伙了。

但它很快发现自己再也不能动弹了。

不能用尾巴扇他的脸,仰着头跳跃走掉了吗?也不能在他要亲到胡须的时候,用爪子推开那张脸了吗?也不能抬起下巴,让他的手指按摩屁屁以外的地方了吗?

总觉得好难过啊。

即将合上的蓝灰色猫瞳,突然看到面前的人动了。做出了它开始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经常不舒服之后,经常看到的能够变舒服的东西。但好像有一点点的不一样。






Ardyn令吸收的物质倒流出去。简单的原理,不过是做了跟治愈人们完全相反的工作,实际操作起来却难了不知多少倍。

他听到人群惊诧的怒吼、谩骂,甚至恶毒的诅咒。质疑、愤怒、暴力,像山一样从四面八方涌来将他吞没、咬碎。但他的行为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那是他的猫。

再有一下下就好了。再忍耐一下,他终将加冕为王,永远守护在他的Nocto身旁。






比火光更盛的两点光源疏忽点亮。下一秒巨兽咆哮,震慑山河,掀起无与伦比的飓风,吹散了烈火与暴怒的人群。

它一步步上前,拍着短小的羽翼,抖抖浑身墨蓝色的绒毛。尾巴尖儿上银铃晃悠着,发出一如当年璀璨的光。

红头发的小人类像从血浆里捞出来一样,还抬头望了望小山一样高的Nocto,朝自己的脑袋上扣上惯常那顶帽子。

“哟,这还不,是只猫嘛。”他评论。然后眼前一黑。







第三幕

“那个带着鹫旅行的男人是异端。”“歼除。”“获准。”

“水晶,是不会承认污秽的王的。”





别管我了。快……走!走啊!

眼前的景象越来越难以维持清晰,Ardyn机械地重复着不断厮杀的动作,面对着潮水一般涌来的本国士兵。而稍远的地方,所有的主力兵与重型兵器都在瞄准着他的猫。

机械长矛万箭齐发,一根根深深扎入Nocto的皮毛;爆破声不绝于耳,炸得墨蓝色的绒毛雪花般飞散;更有准备状态中的致命物瞄准着炽亮的双眼……

不行!再也不能忍受那个时候的事情重新上演了!就算……就算能让它自己离开……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好啊!Ardyn在心中咆哮——千分之一秒间突围而出,闪现在Nocto的脑袋之前——被积蓄良久的飞弹正正轰中!

眼前的白光比身体的剧痛更早降临。但Ardyn还是祈愿着,能再向Nocto的眼睛看上一眼。那曾经是灰蓝色的小东西,虽然老喜欢对自己爱理不理的,但其实……

可温柔了。






他确信生命力正从自己这幅皮囊里一点点流失。他自己再确信不过了。

但很好呀。没想到Nocto还能飞呢。

濒死的Ardyn被Nocto叼在嘴里,飞越云层,一直一直飞向很远的、Lucis的军队找不到的地方。

希望它能好好地活下去。Ardyn欣慰地想着。

不把我的尸体当零食吃掉就行了。但那好像也不赖的样子。






所以不要啊。这是干什么啊。

我是要你……活下去的啊!

破布偶一样躺在地上的Ardyn笑得满脸泪痕。

就跟自己做的事情一模一样,学得倒快。真是只傻猫。

但拜托了!会死的……会死的……没法再救你了……住手啊Nocto你会死的啊!






黎明来临。

鹫一样的使骸,最初的使骸,返还了所有的生命力,缔造了不灭的躯体。

黑烟一点点升起,Nocto的身形就要消散了。它还是走了上去,用鼻子费力地供着Ardyn的手心,湿漉漉的舌头轻轻地划过,就像留下了一个亲吻。然后消散成幽蓝色的光晕,在第一缕晨光中突然地消失不见。





银色的铃铛掉落在地。

里面封印的黑暗早就全部溜出,扩散成了世界的灾厄。而新的寄居者,是残留的生命力,净化者爱着他的猫的那片灵魂。

化作了指引Lucis诸王的逆矛。

而这原本的主人,转身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再也没有回头。








第四幕

尖刀刺入神巫的腹部,跟命运所预兆的分毫不差。是从与Nocto重逢的那一刻开始,一直所祈盼的结局。

但难道……不记得了吗,捡到黑色小奶猫的午后;不记得了吗,把它塞进兜帽里开始的旅途;难道不记得,它不在过后就再也不愿落泪这件事了吗。

根本,从来就没有忘记过才对吧。

Lunafreya死命扯住了Ardyn的手腕。尖锐的苦笑在心口,比腹部的血渍蔓延得更快。

不要啊……

怎么可以做到,让他恨你呢。








终幕

“……继续一起前行吧!”人类少年——最初的Lucis趴在毛绒的头顶蹭着大大的柔软耳朵,对他的鹫说。

水晶中的Noctis见到了梦的后续。他看见鹫与少年踏入了神的禁区,找到水晶与戒指——同时也唤醒了不该醒来的东西。

梦的最后,黑暗与鹫被共同封印在了塔底,少年带着神的契约与祝福回归了人类的世界。

真是个俗套的故事,挺无聊的。Noctis最后评价道。

但那个铃铛,不是掉到塔下面了吗,怎么会变成逆矛的样子……还有初代Lucis跟Prompto一模一样的脸……搞不明白……

只要积蓄力量去干掉那个混蛋宰相,一切就解决了。是该结束了。







旭日终于露出了脸面。

在看不见地方,逆矛于刹那间分崩离析,终于离开了这个世界。


(请观赏结局CG)


好长好长时间以前的事情,Ardyn捡到了他的猫。慢慢走着,回头呼唤鹫的名字。






Prompto打出最后一发弹药,回头望着天边终究出现的亮光,越发失落。








制造他的人、他既定爱上的人,都再也不存在了。





END
















评论
热度(31)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