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ff15同人】仰望星空

写在开头:原创脑洞,平行时间线下双王子的故事。结尾穿插进了游戏本体的时间线。满天星花语:清纯、关怀、思恋、配角、真爱以及纯洁的心灵。BGM是「空之轨迹 the 3rd」ED「空を见上げて」








“千万……小心……”

“惊动它就死定了!”

“Noct!注意脚下!”

三人屏住呼吸,潜行在与巨鸟仅仅相差毫厘的范围之外,距离目标的原石越来越近……

身侧的树丛簌簌作响。Noctis似有所感地扭过头去——

“哇!”“哎?!”

金属制的冰冷摄像头直接抵上了鼻翼,突然撞上的两人的鼻息在那之下刹那交缠——但这不是重点。仍然清醒地记得所处的状况,出色的反射神经使Noctis在巨鸟躁动的同一时间捂住了对方的嘴,从崖边向下方的公路一跃而下——

“咳咳咳咳咳咳……”一切的罪魁祸首——突然冒出来的陌生黄发青年在一连串剧烈的咳嗽之后,撸着鼻子,幽怨又有点委屈地看向差点把他闷死的Noctis:“刚才,超危险的啊……”

“你以为是谁的错啊!”Noctis捂着额头毫不客气地怒吼回去。

“算了。”Ignis搭上他的肩,“至少最后关头,原石已经被Gladio拿到了。以后这种行动下,必须得谨慎地面对各种意外突发状况才行。“

“虽然这么说,”Gladio掂了掂手中的原石,向黄发青年投去一瞥,“突然出现在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你小子是什么人?”

“哎?哎?是说,我吗?”黄发青年提高声音慌张四顾,挠了挠脑袋,“我叫Prompto,兴趣是摄影……真、真的只是想要近距离拍到大鸟的羽毛才在这边的……啊,刚才,十分抱歉!”

“嘿……跑到这种危险的地方拍照啊。真有你的。”Noctis抬起下巴打量着。

“哈哈,这样的地方才能拍到不错的东西嘛。”名叫Prompto的青年晃了晃随身的照相机,“不过这次千钧一发的时候,多亏了你们相救,太感谢啦!”

“以后要是有需要的话,尽管找我帮你们摄影哟。”


…………
…………


“在Lucis四处拍摄?虽然听上去是个比较轻松的委托,但我们没人会……”

“喂,Noct,你忘记上次那个黄毛小子了?”

“他啊。哦。”

“嗯,试着联系看看吧。”

…………
…………


“这样的照片,可以嘛?”把指定位置的照片递给Noctis,Prompt紧张地抿了抿唇。

“啊啊,跟以前那些一样,挺不错的。不过那胖子给的下一次委托比较麻烦,是在火山顶上。你一个人不行的吧?”

“那座火山吗?我可以去试试!”

“……我是说,嗯,跟我们一起。”Noctis移开视线,装作不经意地开口,“我们带你上去好了。”

“哎??!”


…………
…………


“已经这个时间,光线太暗拍不了啊。”

“那我们准备露营吧。”


…………
…………


“星星……看不到呢。”Prompto遗憾地望向被火山灰掩盖的夜空。

“大部分地方还是有的。能看到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Noctis躺在折叠椅上,含含糊糊地说。

“说得也是。”

“倒是你,要不要跟我换位置?”Noctis艰难地坐了起来,打算站起,“一直坐在地上屁股会痛吧。”

“不必啦。”营火的光线下,Prpmto笑着的侧颜看上去有些模糊不清,“车上带的露营品原本就没有我的份额嘛。跟过来就够麻烦你们的了。”

“等到天亮过后,我就下山离开。”


…………
…………


“没想到会在这个水都也遇到Noctis你们呢。”

“啊。这次的摄影也多亏了你。”

“我们正好在一筹莫展。”Ignis推了推眼镜。

小船顺着水波悠然前行。夜空下的整座城市倒映着星光。

“这下看了个够吧。”Noctis拍了拍Prompt的肩膀。

“啊?”趴在船沿的青年歪过脑袋,呆呆地看着Noctis的侧脸。

“星空啦我是说。”Noctis背靠着船沿坐下。

“Noctis……”

“叫我Noct就可以。”

“…………Noct。”

“嗯?干嘛?”

“神巫的演讲,会去吗?”

“那个啊……”

“可以一起吗?”

“唔…………”

“不行啊。哈哈,我想也是。那么坐好,我帮你们再拍一张合照好了。免费特供哦。”

“火山下面不已经拍过了嘛……你自己还不入镜。”

“哈哈哈,还不是为了对焦好看嘛……”

“嗯~满屏的星光,跟Noct很搭呢。能全部取下来送给你就好啦。哈哈,开个玩笑。喏,照片给你。”


…………
…………


断壁、碎石,漫天的无尽之水,分不清血还是泪。Noctis隐约像是能嗅到Luna腹腔涌出的血的味道。他的视线定定地看向战艇舱门后的那个人。

“Noct…is,其实是王子殿下吧。”前一夜还在一起的青年衣着华丽,居高临下地看着废墟中遍体鳞伤的人。他的嘴角泛起淡淡的笑容,“真巧,我也是。Prompt Aldercapt,才是本名哟。”

他高举起手中的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Noctis的女孩——

“那么,再会——”


…………
…………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已经无可饶恕了吧?但如果、如果能留住那片永恒的星空阻止黎明的降临……】


…………
…………


“啊!Noct快看!是流星!”

“蛤?真的哦。”

四个人的旅途就像没有终点的梦境。


…………
…………


“到此为止了!”

留下两位伙伴对付大量的使骸,独自杀至水晶面前的Noctis,眼前迎来的是——

“帝国到手的东西,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被夺回去呢?嗯?你说呢……”站在蜂拥而至的魔导兵中间,将重型兵器举在肩头,帝国的王子偏过头,注视着来人,“Noctis殿下?”


…………
…………


“就是这里!!传闻中能跟整片夜空合影的绝~佳观影地!!”

四人旅途的某一天,跟过去的每一次一样寻找拍摄地点的日常。

“那你自己爬上去就好了,干嘛又拉上我。”Noctis闷闷地打着哈欠。

“所以说,是要合影啦合影!”Prompto兴奋地率先爬上山丘,向下伸出手,“可以把手交给我嘛?王子殿下~”


…………
…………



刺鼻的气味分不清来自金属的残渣还是猩红的血液。这里是属于两个人的最终战场。

一次次近在咫尺的爆破的热度令Noctis的肢体近乎麻痹,皮肤灼痛到快要死去。他在源源不绝的重火力下不断穿梭。恍惚回想起来,像是置身一个久远的梦境。

但抓住破绽的机会稍纵即逝,不足以留下捕捉思绪的时间——

当幻影剑的锋刃如同流星般贯穿,Lucis的王以帝国王子的血扳回一局。


…………
…………


“真好看……”Prompt陶醉地仰望着群星璀璨,“要是能跟Noct一直这样看下去就好了。”

“一点都不好!那不就永远没法天亮了嘛。”Noctis仰躺在他身边,将头枕在双臂上。

“不好啊……那就算了吧。Noct说怎样就怎样。”Prompto偏了偏脑袋,让自己离Noctis更近一些。

“再过不久,天就要亮了呢……”


…………
…………


“你……”Noctis看了看气息渐渐微弱的Prompt,拔出了手中的剑。

“哈哈……是我输了呢。水晶、也要保不住……了……”Prompt笑着念道。

看着Noctis向水晶走去的背影,他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又、没办法了……天要亮了……还是、不能………………………………”


…………
…………


“真想跟Noctis永远旅行下去、一起照相呀。”


…………
…………


【是嘛……我失去了生命,无法再给出任何东西……但如果是灵魂呢?是身为人类的资格呢?抑或,这整个国家的命运……】


…………
…………


“想要再来一次,再来一次的话——“

”这样的我,是不是……也可以跟大家一起,站在你的身边了?”



END

评论(6)
热度(24)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