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沉灵

微博id:星沉灵。自萌冷圈的闪轨毒重症患者,my cp库里/crrn/クロリン可逆不可拆,one and only!

【P5同人】背道而驰(主明,剧透有)

晚秋时分的夜晚,城市中淅淅沥沥地落起雨来。天地间充诉着湿冷的空气,教人避无所避,又有成千上万人工制造的独立空间存在其中,在一扇扇薄薄的门背后,依靠暖气制造出来的温度温暖得恍若另一个世界。

这是即将步入十二月的时段,总是伴随着好像永远不会停下的冷雨,寒冷、落寞,对大多数人而言是一年中最索然无味的日子。就跟无数个日日夜夜一样无趣,电车呼啸着穿梭过庞大都市的一角,厚厚的钢铁皮肤隔绝出一个移动的温暖世界。这之外的世界的表面,正在上演着多少悲欢离合?真是枯燥而虚假。

旁观着氤氲的水汽支离破碎了窗外的人造光线,栗发少年眼中的温度跟室外一样萧瑟。降临得越来越早的暮色中,他斜倚在靠近电车门口的位置,背后是下班时分黑压压的人群。吵闹、麻木,扭曲的内心跟那个抵达过的地下空间一样恶心。但都与他无关。

或者说这个世界本身,跟他这样的人又有什么关联呢?不被需要、无人在意,如果是过去那个不曾出现在公众面前的自己的话,即使死在了哪里,想必也会等到尸体腐烂过后才被发现吧?

或许是窗外的暮色太沉、窗上的水汽太浓、窗内的空气太闷,明智吾郎无谓地想着这些。又对这样的自己无比厌恶起来。

所乘坐的钢铁怪物碾压铁轨的声音,无端让他幻想起人体、血肉为之粉碎的场景。就这样消失殆尽的话,再好不过了。

那响声忽地更刺耳了。是进入隧道过后,对面驶来了相同的家伙。两架电车在狭窄的空间内相逢,倏忽对驰而过,声势浩荡而激起的劲风刺得耳膜近乎发疼。不稳的车身内,明智下意识地扶住了身旁的扶手,而在因这样一个动作的视线转移下,他在一瞬间看清楚了对面列车上的一个背影。

下一秒,两架列车彻底分开,各自飞快地驶向截然不同的方向,刹那的相逢恰似一场令人心如擂鼓的幻觉。

绛红色的瞳孔在那之后骤缩,他连落在之上的景色是否真实都没来得及分清,回过神时自己已在最近的车站下了车,发疯似地往来时的方向跑了过去。

这是……在干什么呢?明智吾郎?

他问询着自己。

那个人已经死了。被你亲手杀死的。难道你最终,连自己都不再相信了吗?

但、但是,如果……

你会再次追逐那个背影吗?

他想起来,自己无数次注视着的那个人的身影。在他人的内心、在现实,到最后连最初的目的仿佛也不重要了,觉得很有意思而已。

那么,自己是在结束这项工作过后,变得有些不习惯?感到寂寞了?

开什么玩笑!

不止的雨流中,栗发的少年扬起头来,像是一个想要大笑的动作。但下一刻他没有笑得出来,在看清自己无意识般狂奔过后抵达的目的地后。

卢布朗。是这家咖啡店啊,确实是……

那个垃圾的住处。

戴着手套的手指已经压在了木质的店门上,是一个即将推门的动作。但他犹豫了。似乎是回想起在推门背后,本该出现在那里的系着围裙的黑发少年过后。

但这样的场景再没可能出现了。因为他、那个人已经……!

手指骤然收紧,干脆地诀别与店门的触碰,手指的主人转身的背影像是一个丢盔弃甲的孩子。

小巷中沿途的水洼被毫不犹豫地接连踏破,成千上万滴水珠飞溅而起,就跟城市的万花筒似的,光影破碎间映出栗发少年仓皇的背影、映入黑发少年深色的瞳孔。

明智终究大笑起来,在冰冷的雨流之中宛若哭泣那般。他似有所感地回望过去——

巷道熹微的光线之中唯有小店寂寥的门扉。

END

评论
热度(14)
©星沉灵 | Powered by LOFTER